谨言

爬墙特别快,谨慎关注谢谢

献给烟草一川太太《花间集》的长评

讲真我是真的不会用lofter……
格式的话太太不要介意(尔康手)

我是从一篇推荐贴里知道太太的,当然具体是哪篇……时间太久,没什么印象了……
就从印象最深的部分说起吧。
花间集。我对这个名字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莫名的情愫,就像书皮封面上的感觉,淡淡的一抹鹅黄中延展出的枝桠,带着春天气息的花骨朵,停歇在枝头的鸟儿,浓浅交接的花瓣,勃勃生机的感觉。
就好像书里的每个人物,随时都有一种默默走过你的身边,成为你生活中一部分。
楼诚的部分,每一篇都是一个故事,每一个标题,都是一首词牌名。故事里的楼诚,活在那个时间的上海,灯红酒绿之下暗藏玄机的上海滩,他们故作醉态却实则是最清醒的一拨人,他们奋斗在革命的前线,在牛鬼蛇神之间为战场博得最大的胜算。
当然与伪装者原著不同,如果说原著中的楼诚是大世界观下的英雄,那太太的书就是用细节去一点点完善那个伪装者的世界。
明楼是一个会像老夫子一样看着《十字军东征》,一个下午都不带挪窝的大少爷。而阿诚,闲暇时间更喜欢翻译苏联文学作品,哪怕翻译的并不好吧。大姐呢,哪怕她是狂拽酷炫的明泽天,却也会在闲暇之时,拿着专门收来的毛线,给明台织一件可能要再过很久才能织好的有些扎人的毛衣。至于明台小少爷,果然如电视剧里阿诚哥说的那样:“他一定会让你发火”。明台小少爷似乎无时无刻不在撩动明楼的怒气值,总是处于一个皮痒欠抽的阶段,像这种孩子,不抽一顿真的是不老实……
至于其他人,也有了一个更完整的形象,梁忠春果然是用过美人计的……汪曼春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蠢的……至于阿香,始终是那个淳朴善良的小姑娘,。
腹黑如大哥,精明如阿诚,偶尔也会有除了国仇家恨之外的烦心事,比如说那袋吃不了又舍不得扔掉的核桃。核桃这个点在楼诚篇里不断出现,从三月到四月,从四月到五月,从储藏室到办公室,又辗转藏在书房被明台带去面粉厂,总的来说确实是命运多舛啊(笑)。不过好在最终寿终正寝,做成了琥珀桃仁被吃光光了。
除了人物,连整个环境也都变的更具体了。
明公馆的厨房,有白底绣花的围裙,明公馆的鞋柜,有三厘米绒毛的丑兮兮的拖鞋,明公馆的储藏室,有一只兔子大的老鼠,明公馆的院子,有到春末才开的桃花,有每到秋天就招来一群馋猫的桂花树,有招来喜鹊又添新丁的高高的梧桐。
就像花间集这个书名一样,每一篇故事的开头,总有花。
花落花开,又是一个新故事。
感谢太太,让我读到这样一个故事。

评论

热度(12)

  1. 烟草一川谨言 转载了此图片
    要看哭了,谢谢姑娘,真的。